分类
教育关注

“户外教育”是解救中国青少年成长教育的良药

大多数家长一定都有同样的感受:小孩子一旦有过被带到户外的经历,以后总是想到外面玩儿。这是因为大自然户外的一切对儿童的心灵,那么神奇、美妙,充满了吸引力。与在体制学校里的状态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变化。

这其实也是中国现行体制教育所面临的一个窘境。关于这一点,想必爸爸妈妈们更感同身受,在此就不多说了。

今天,我们想跟大家聊聊“户外教育”。为什么户外教育近年来越来越受到中国家庭的重视?它对青少年的成长教育有什么重要价值?

何为“户外教育”?好处都有啥?

户外教育(Outdoor Education)就是为了个人的教育及全面发展而在户外进行的经验性活动,覆盖知识、技能和态度三方面,包括历奇教育、户外学习、远征学习、荒野教育、环境教育等。

简单来说,户外教育就是体验式教育,意图是培养能够自信快乐的学习,能够在学习中独立创新,能够独立探索,能够成为身心同步健康的社会人。户外教育能够帮助参与者达到3个H(Happy,Healthy,Helpful Citizens)。

在许多发达国家,有着相同性质的一个教育理念是“营地教育”(Camp Education),已在欧美国家风行超过150年。

营地教育以跨学科理论和实践为依据,以户外团队生活为主要形式,提供融合创造性、娱乐性和教育性的创意课程,鼓励、引导营员探索自己、发现潜能,培养他们在全球化和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共处、共赢所需的意识与能力,包括跨文化沟通、领导力、生存能力、服务精神等。

美国营地协会通过对5000个家庭、80个营地进行跟踪评估显示,营地活动对提升青少年的自信自尊、独立性、领导力、交友技巧、社交融洽度、冒险与探索精神、环境意识、自我价值感和决策能力、精神信仰,以及建立同伴关系有显著作用。

国外户外教育的模式与发展现状

青少年户外教育在发达国家十分普及。资料显示2011年美国6~12岁青少年户外活动的参与率为63%,13~17岁青少年户外活动参与率为62%,且项目涉及众多,如远足、山地自行车、露营、滑雪、皮划艇、攀岩等。

  • 日本将野外生存能力视为青少年必备的一种生活技能,建立了专门的训练基地。
  • 新西兰将“野外生存生活”内容列入课程,其认为,户外教育给学生发展个人的社会技能,使学生在户外变得充满活力、安全的进行活动,以及保护和关注环境等提供了机会。
  • 美国设立了一些大规模的野外生存训练实验基地,参加的学生有几百万,都是自愿参加的。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童子军”组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比尔·克林顿、希拉里·克林顿、小布什、比尔·盖茨、NBA巨星乔丹等世界名人都参加过童子军活动。
  • 在瑞典,户外运动已经是瑞典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生活方式。更别说他们对孩子户外教育的发展程度了。 瑞典政府甚至为了方便公民享受大自然,通过了一项名为“Allemansrätten”(自由通行权)的立法来保障人们接近大自然的公共权利。 这项立法保障所有公民在不打扰别人生活的情况下可以进行任何户外活动,包括露营、滑雪、划船等。
  • 俄罗斯经济虽然不景气,但人口仅有1.5亿的俄罗斯目前共有55000个营地,他们把营地看成是培养未来接班人的重要手段。著名的“小鹰”国家营地,曾在汶川地震后接待了184名中国灾区儿童在此进行了为期3周的康复性疗养,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中国孩子目前面临的成长窘境

对于大部分中国青少年来说,平时绝大部分时间被圈在学校里,批量被灌输文化知识,被迫过早投身于为名为利竞争的功利性教育漩涡里。

“都要上小学了,作业都做不完,哪儿有那么多时间让他去户外玩啊!”对于户外教育的理解,这位家长的想法其实很有代表性。在现行体制教育下,“作业—考试—升学”几乎就是教育的全部价值所在了。现行教育体制之功利性,已经超乎寻常。

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子,在一次户外活动中问:老师,花生是长在树上的吗?

户外教育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然而,当家长们逐渐意识到中国教育所存在的缺陷时,终会意识到:我们终究不是要培养一个考试机器!

所以近年来,“户外教育”在中国越来越得到有识之士和家长的重视。各地越来越多的户外亲子活动组织出现,大城市的家庭更愿意将孩子的校外教育投资在户外体验上。

尽管还在起步阶段,尽管前方还有诸多阻隔,但毕竟已经开始了,就是一件好事。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虽然给不了孩子要考的100分,但是却可以让孩子们无限探索。

虽然他给不了孩子们纯正的英语口语,但他却给我们带来了上百种虫鸣的低语,虽然他给不了孩子奥数的运算能力,但他却给孩子们带来了无限的创作空间!

“少年强则国强”国外的户外自然教育已经远远走在了我们前面,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呢?